初中教育是拿来干什么的?

2005-07-12

初中是干什么的?

有初中生津津乐道向人介绍他们如何整老师;教室的门虚掩着,一个装满垃圾的撮箕,一头搁在门楣上,一头架在门上,毫无提防的老师把门一推,撮箕正好砸在头上,一身垃圾。被捉弄的老师气得脸色铁青,浑身发抖,教室里面却乐成一团。

这样的事情,小学生不敢做,高中生不会做,只有初中学生胆大妄为,可以做出许多你连想都想不到的恶作剧。

绝大部分初中生处在人生中既不懂事,又胆大包天的时期,他们已经学会了撒谎、抵赖、狡辩等手段,处在人生中最容易学坏的时期,处在人一生中的十字路口。

在不少人心中,“小学在搞素质教育,高中在搞应试教育”,却不知道初中是干什么的。

在一些教师眼里,初中教育一直“上不着天,下不着地”,生长艰难。症结何在?如何解结?

任何一个教育阶段的重要性是取决于它的独特性。就像一场分四节完成的篮球赛,你能说哪一节更重要?每一节都应该有根据自身的特点为之准备的战术。任何一节弱了,对于整场比赛的结果都将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。

“无论教育内外,人们似乎都知道小学在搞素质教育、高中在搞应试教育,但初中在干啥子?却几乎没人知道。”

成都棕北中学校长李旭辉说。1997年,李旭辉到成都新建的棕北中学任校长。建校前,几经争议,最后决定办一所纯粹的单设初中。李旭辉说:“在当时,初中相对竞争小,干扰少。我认为可以静心研究、办好初中,引导社会、家长认识初中教育和初中。”经过8年,这种想法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实现,但离“梦想指标”,还是距离遥远。

绵阳东辰国际学校是一所民办公助性质的中学校,学校从幼儿园到高中一条龙,最多的还是初中学生。

学校校长祝启程认为,初中教育一直存在着“先天不足、后天失调”的毛病。社会、家长认为小学是打基础,重要;高中是出口,更重要。初中无所谓,顺其自然。祝启程建议,要找到初中发展的结,首先就要确立初中的独立地位。他说:“《辞海》、《辞源》上没有‘初中’这个词语、概念。我只能解释它是‘高中的第一阶段’、‘小学的第二阶段’”。

初中靠向小学还是高中?似乎一直就是一个问题。而关于义务教育阶段是“五四”学制好,还是“六三”学制好的争论,也至今没有平息。“九年一贯制”的出现,进一步说明了“初中”地位的不明确与不独立。

初中是国民教育的重要阶段,初中也是人生中的重要阶段。但是,在一些人眼中,初中只是小学戴的“帽子”;高中穿的“靴子”。

有校长建议,应该建立现代基础教育制度,解放初中教育生产力,表彰与激励初中。另有校长认为,应该加大初中教育方方面面的科研力度,各初中学校成立教科室、四川省成立初中教育专业委员会,专门研究初中教育。

教师之结——现实的忽视与理想的困惑

由于初中“上不着天,下不挨地”,家长、社会对这一阶段的关注程度远远低于小学和高中。这种现实的忽视,让很多初中教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找不到工作的作用与价值。另一方面,如果一个初中教师的自信和追求要以成为一名高中教师为目标,那么,除了他自身对于“为什么当教师”不明白外,更严重的背景可能还是基于更大范围内对初中“庙小”,高中才供有“真神”的不完全认识。

张军本是成都著名中学成都七中的副校长,2004年9月,她接到了到成都七中育才学校任校长的决定。 作为成都七中“前初中部”的成都育才,现在是一所完完全全的单设初中。

到校的最初一个月里,张军听了70多节课。她想知道,学校的老师们究竟在想什么?精神走到哪儿?分数?升学?学生?教师们关心的是什么?是学生的听课?作业?考试成绩?升学?

结果,一天,在学校外的一个小面店里,两个外语老师对张军说:“我们没时间看电视,没时间娱乐。白天上课、改作业;中午陪学生答疑,指导学生、个别辅导;晚上备课。我们好累、好累,我们的心更累。”

为何初中教师生活在这种状态下?张军陷入深深的困惑。高中工作的经历让张军知道,高中教师也很累,但是,高中教师的成就感也很大,累也快乐。

几个月后,她得出一个结论:初中教师的身累与心累,只因为初中教育的任务太单一,初中教育的指向太模糊。教师很难寻到成就感与工作的快乐。

与初中相比,小学、高中似乎更加有各自特点。小学重启蒙,但小学无出口问题,所以小学校还有空间搞素质教育,搞各种活动,让学生获得在校学习的乐趣;高中是进入社会的准备期,这逼迫学校要思考学生的个性、特长、差异发展,思考如何教给学生进入社会所需的技能。所以,结论是:小学、高中办学丰富、生动、有特性。而初中办学单一。

上述结论,直接影响的是初中办学的定位,间接反映出来的则是初中教师的角色定位。这种现实,让很多初中教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,找不到工作的作用与价值。

----一名初中老师的BLOG

我觉得,初中教师是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群体。相对小学教师,少了一种与学生打成一片的活泼的童心,多了一份需要拿出考试成绩的课业负担;与高中教师相比,又没有对本课程专业方面的钻研,而且也不能靠渊博的专业知识去吸引学生兴趣。由于面对的是一群青春前期的少年,需要有爱心和较为广泛的学识。因此,要获得学生的认可和欢迎:

1、本人要有较广泛的兴趣爱好,与学生才能找到共同语言;

2、有较强的表达能力,能打动并说服这一特殊时期的学生;

3、必需的爱心,使得学生感受到教师的的确确在关心着自己的成长;

4、有本专业的知识,能较好的灵活处理教材,以使得不同程度的学生能得到恰当的学习内容。

可以说,初中教师是一个万金油的角色,光靠某一方面的特长其实是无济于事的。而能各方面都兼顾的,的确又不多,处理好各个关系的平衡本身就是一门艺术。所以真正优秀的初中教师是很少的。 

有初中教师甚至认为,与小学、高中比较,初中在政府、社会和家长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。一个孩子上小学了,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是大事情,家庭关注、社会关注,所以行政关注;高中学生即将走向社会,进行职业选择,家庭也将之列入头等大事。而高考与地方教育水平、高考指数、指标、升学率不可分的联系,更令高中为社会、政府关注。

中考往往只是地方或学校的内部指标,不容易引起政府重视。于是,初中就像一个“年久失修”的路边驿站,是非起点也非终点的“过路店”,难得引人注目。

作为省内名校成都七中曾经的“初中”部,成都七中育才学校应该是初中学校中“活”得不错的了。可是,就是在这样一所学校,教师在发展问题上仍一直存在极具代表性的困惑:不想当高中教师的初中教师会不会很优秀?

这一困惑的现实背景是——很多教师,包括社会都认为:“能者就到高中,留守初中的教师总是比高中教师差一点。安于做初中教师是一种没有抱负的选择,是安于现状和不自信的表现。所以,很多地方出现初中的好老师往高中流,高中的差教师向初中流。这一点,在农村乡镇尤其明显。

抛出初中教师现实与梦想的“症结”后,张军说了一段不是答案也不是目标的总结发言:“教师要成为真正能解放学生的老师,就一定要有自己生命的空间。初中教师的生命空间,在哪里?”

初中生之结——自我的“人生分野”

初中学生就像被取走了游泳圈,但却又还没有完全学会游泳的孩子。他们内心的胆怯,他们尚不坚硬的羽翼,他们急于证明自己的焦灼和他们对于远游的渴望、对于同伴的需要,共同支撑和胶着着“复杂而脆弱”的初中人生。这是人生行走关键的分水与分野,是一个人可能寻找到自己,也可能失去自己的地方。

龙泉外国语实验学校校长罗登远说:“初中学生的‘结’在于压力多、压力大。”

从小学升入初中,环境变化、学科多了、得到老师的个别关心少了……这些变化,让学生很不适应。如果通过一场考试,发现成绩一下子降了,和班上很多同学有很大的差距了,适应会更难。同时,与小学相比,初中生受外界干扰大了;学校活动少了;课堂枯燥了;同学间的差异明显了,会使初中生的很多事情无法控制,管理更难。除去外在的变化,是初中学生自身的“觉醒”。

一个孩子,父母早在他5岁时就离异了。这个孩子跟着父亲,一直很听话,大人们都认为他很乖。只是,这样的“乖”在他上初一、成为住校生后就彻底结束了。他反抗所有的人、所有的事,并将最大的报复指向了父母,用最恶毒的方式将他们所有的爱心撕得粉碎……

幸亏,有一位前去“捞他上岸”的心理老师。通过谈话,人们才知道,父母离婚带给他的伤害和他对此的“恨”已经潜伏了整整7年!他选择在12岁、刚刚进入初中时爆发,正因为他认为自己“长大了”了。

这其实还是一个非常弱小的孩子,他不知道,如果这个“长大”的假象要他用自己一生的幸福为代价去交换,那么,他是否宁愿自己永不“觉醒”。

没人应该生活在生活的假象中,但是,当这一切被剥开的时候,至少它可得温柔一些,动人一些,被爱护与关照地更加仔细一些。这些“技术含量”与“艺术品质”都很高的工作,正需要初中的教育和初中的教师来完成。

令人遗憾的是,初中学生的结,还有一方面正是来自于与老师的关系。初中大多教师并没有成为合格的“陪练”。

与小学教师相比,初中教师技能少,很多教师学科本位,各自为战,教师间交流少,学科间教育合力不及小学教师,不是本学科的主任,学科教师根本不买账。其他班的教师完全管不了外班学生。

这一切,导致师生间矛盾多,情绪激烈,公开对立。

于是,家长与社会看到的是,学生离家出走、学生暴力事件、安全事件、“大欺小”频频发生在初中,又被不少媒体大肆渲染。初中学校经常受到批评与指责——小学教师指责初中,说把好好的孩子送到初中就变坏了;家长批评初中,说初中教师不负责任,不像小学教师管理周到……

罗登远校长说,面临这样的状况,龙泉外国语实验学校如今对学生教育的大致方针是:初一讲适应,初二求规范问题,初三再强调知识。

与之相似的,棕北中学校长李旭辉也认为,初中的教育管理要贯穿这样认识——教学、知识、进度次要;重要的是让学生适应学习、学会学习、会考试。初一,是教师适应学生、学生适应教师;初二,学生学会、会学,教师牵着走;初三,应试为主,同时不丢素质教育。

渴望均衡发展 初中入口呼唤公平

去掉如今最具争议的“公立名牌小学”与“择校费”这些敏感问题带来的争论,小学的入口大致可以被描述为“一个敞开的瓶口”,保证了各路孩子求学基本的公平。但初中的入口,则显得“腰身”微收,家长面临读公立名牌校还是私立新锐校的“票子”问题,学生面临“奥赛、特长”的“面子”问题,再加上曾经一度出现过的“拖斗校”、“内部指标”等校与校的“里子”问题,使初中教育的发展之结从“入口”处就“结结丛生”。

曾有“小七中”之称的成都青羊实验中学是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城区初中学校,现任校长季应朗说,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,青羊实验经历了鼎盛的欢欣与沉寂的难耐、经历了劫难的痛楚与复苏的欢乐,这也正是城区初中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
据介绍,上世纪70年代,成都初中形式多样,有“戴帽”初中,也有单设初中;上世纪80、90年代,成都初中教育进入鼎盛期,五城区初中发展均衡,出现不少优质初中。进入20世纪末,“改制校”出现,进入城区初中发展的困惑时期。高质量、高数量的生源开始向有名校背景的“改制校”流动。

回顾那段历史,改制校在办学第一年也曾经历生源瓶颈,这主要缘于社会的不认识与不了解。但随着“直升名额”这最具吸引力招牌的出现,“改制校”在接下来数年里几乎得到了成都甚至四川范围内最好的生源。

这两年,随着初中“改制校”说法的转变,很多著名高中的初中部作为“拖斗”的色彩也淡出了。“直升名额”也由“明说”变成了“暗流”。同时,近两年为体现公平而强调的“就近读书”和“生源摇号”的兴起,都使城区初中入口处的公平指数大大回升。

除了生源问题,师源也一样。选择到一般初中任教的大学毕业的新教师,觉得在普通初中简直没有成就感和价值感,稍微“打磨”成熟,就会产生强烈的“走进名校”的愿望。一般初中校的教师稳定成了严重问题。

“转化一个差生比培养一个优生,哪个更难,谁更光荣?”季应朗问得很激动,“所以,我据理力争也要为教师争得‘市优秀学科带头人’的称号,就是为了鼓励与支持我们的教师,让他们知道自己的价值。”

在均衡没有完全到来的时候,一般初中需要寻找的就是自信,无论学生、家长还是教师,都要相信自己的能力,相信自己能够成功!

专家解结——

解结法一:现实中的理想解结

解结人:四川省教育厅师范处处长周雪峰

解结主题:我以为,认定初中此结,是真结、不是假结;是活结,不是死结。初中之结,会不断结,又不断解。

就宏观教育而言,初中教育最大的“结”在农村初中——辍学率居高不下。我们允许辍学率为3%—5%,但农村相当一部分学校的辍学率现在实际上超过两位数。辍学率随年级增加成正比。农村初中学生大多是因为上高中无望而失学。

就教育制度而言,初中教育最大的结在于,初中教育是义务教育的最高阶段。义务教育的强制性,使初中教育缺少灵活性。

就教育理念而言,初中教育最大的结在于,对初中,至今从理论到实践上都未落实其独立性。外部与自我认同都不清楚。

“初中是干什么的”的背后是人们不清楚“教育是干什么的”。教育价值观的社会认同、行政认同、办学者的自我认同都不清晰。只有搞清楚“教育是干什么”的,才会认识初中这个教育阶段的“独特性”,进而明白其重要性。

初中,不管是小学戴的帽,还是高中穿的靴,似乎总是小学或高中的附庸,未体现出它的阶段、层次性特点。一个无独特性的教育,很可能易疲而难,最终失去其重要性。

总而言之,初中教育的结,全部归结到一点就是“初中教育的独特性”问题。初中阶段的独特性,要站在我们对整个教育价值观的认识上,这应该是“解结”的钥匙之一。

解结法二:理想下的现实解结

解结人:山西教科院院长温彭年

解结主题:中国教育一直处在两难当中。总是有理想化的选择,却又总是摆脱不了功利的现实。教育的两难,也决定了初中教育的两难。

初中的“结”是一个全国普遍的问题。初中的薄弱也是。这个结的问题是如何定位初中教育的问题。小学素质教育热烈,高中应试教育热烈,素质教育弱。初中居于两者之间。现实的初中,现在实际上更向高中靠拢,重应试教育,轻素质教育。如今的新课改,提出初中更应向小学靠拢。

我们现在看的是,初中仍处于两难中:一方面是理想化的选择——实施素质教育的愿望和被认同的希望;一方面是功利的选择——考试指挥棒下淘汰式教育。两难中,我们不可能一厢情愿地搞素质教育,因为孩子升学是广大家长最大的愿望。我们需要研究的,是在两难选择中找到一个结合点,实现“育人前提下的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”。找到了这个结合点,也就找到了为初中“解结”的症结所在。

解结法三:现实里的现实解结

解结人:四川教育学院教授姚文忠

解结主题:初中教育搞不好,中国基础教育要出问题。要把初中活动搞起来,让学生充分活动;要从思想层面到操作层面干起来,或者到外面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。动用一切可能,把初中的声音和能量放出去,让人人知道九年义务教育的初中段绝不能弱。

解初中之“结”,不应该找学校之间的差异,而应该找初中的共性。初中是人生最重大的调整、调适期,学生需要调适,家长需要调适,教师需要调适。把初中当作一个整块,给初中教师、学生提供一个良好、安全的调适期。

调适之余,是加强。大声呼吁、精心论证、认真研究,把初中办成义务教育的出口。要像加强国家示范高中一样,加强初中。要在科研项目,评选特级、教育经费等方面加强支持初中。呼吁把四川的初中专委会搞起来,加强初中教师培训,让初中教师发展好一点。初中学校和初中教师也要干出自己的成绩,让评委在评高级职称、特级教师时好说话,多评选一些中学高级教师,把初中教育这个“活结”解开。



 

 

 

摘自:中国教育报

Copyright©2005 www.jsjyxx.com.All worldwide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江苏正欣和通信发展有限公司   技术支持:江苏正欣和通信发展有限公司